垦利区胜坨镇巾帼网格员故事:一分努力,一分收获
时间:2019-11-29    来源:    发布人:垦利县胜坨镇    点击:
【字体:  

 

卞家村董新红从事网格工作已半年多了,蓦然回首,感慨颇多。
网格基本工作是信息采集。采集信息白天还好说,但大部分居民白天在上班,晚上才在家,所以晚上入户是必须的。有一天,再次敲2号楼其中一户居民的家门,我已记不清这是第几次敲这户的门了。
“谁呀”?一个清脆的声音问道。我内心一喜,终于有人了!还未等我回答,屋内的人已象风似的旋到门口,忽的一下门就开了。“你找谁?”一个十七八岁的姑娘闪着大眼睛,凌厉的眼神象一把小刀割着对方,口气一样凌厉的问道。她身后站着一个十二三岁的少年,警惕的看着我。
“我是居委会的网格员,入户采集信息”。我给她看胸前的工作牌。
“采什么信息?”
“为了给你们更好做好服务,我来采集家庭成员的基础信息……”我努力的斟酌字眼,希望尽量说得清晰平和易懂,但还未说完,她立马打断:“我凭什么把我们信息告诉你?莫明其妙!警察来我都不告诉,你走!”在她翻白眼的瞬间,门砰的一声,重重的关上了。
楼道内的黑暗象一口井,整个人在往下坠……收拾好心情,继续下一家。
无独有偶,同一单元的楼上一家,一个五十来岁的妇女,据了解,白天四处拾荒,很晚才回家。当好不容易敲开门后,没说两句,对方忽然神经质的冲出来,站在楼道里慷慨激昂似一个大演说家,对我高声诉说世道的艰难,生活的不易……,我愣在那里,一时不知如何是好。对门的小夫妻闻声开门,见状将她拉回屋内,并安慰我道:“她一直是这样”。
网格员在入户过程中,一定都碰到类似的人和事,事后回忆,真教人哭笑不得,可当时的窘迫与尴尬,委屈和顺受,如一颗多味丸横亘在喉间,上下不是!后来通过别的方式采集到这两户的信息,才知道那位五十来岁的妇女是个可怜人,悖于常理的表象下是无尽的苦难。
与居民从陌生到熟悉,社区各项工作的陌生到熟悉,过程充满酸甜苦辣,所取得的成绩既让我感到欣慰喜悦,也让我回顾时自有一番滋味在心头。但从来,只有努力才有收获,虽然有些个例会颠覆这个真理,但绝大多数人没有这个好运气。